<%@ page contentType="text/html; charset=gb2312"%> 被误当成烈士50年 重庆籍老兵还活着(图)
  世界法制报道 > 法律人物 > 官员  
 
纵览世界财经报道  首页 法治快讯 谈法论道 案件传真 法制教育 法制精英 法律文库 资本与法 经济与法 案例解读 律师在线 法律排名 法制文艺
 
在世界法制报道上投放广告

被误当成烈士50年 重庆籍老兵还活着(图)
世界法制报道LAW.ICXO.COM ( 日期:2007-03-22 14:37)
 

hspace=0

昨日,重庆巴南区李家沱桥南村,被当作“烈士”50多年的胡金海看着以前的照片回忆过去,不禁感慨万分

  世界法制报道讯  在抗美援朝中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重庆老兵胡金海,正与子孙们享受天伦之乐时,却被当作“烈士”50多年。前日,家住巴南区李家沱的胡金海得知华中科技大学的志愿者们正在为他这名“客死异乡”的“烈士”寻找亲属时,既惊诧也感动。胡金海还透露,如果身体许可,清明前他将去赤壁为那些并肩战斗的战友和“自己”扫墓。

  “烈士”接到寻亲电话

  “你是胡金海的家属吗?我们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志愿者,你的亲人胡金海1953年12月在抗美援朝中牺牲后,葬在湖北赤壁市洋楼洞烈士墓中(位于第10排第10号)。50多年来,一直没有亲人去扫墓。我们几经周折才找到你们……”

  前天,家住巴南区李家沱桥南村的胡金海接到电话时,惊诧不已,自己在抗美援朝中上过前线,但没有受伤,怎么成了烈士?这时,对方还将墓碑上记录的详细资料告诉了他:墓主胡金海,第12军35师104团8连战士,四川江津(现划归重庆)高歇乡人。1953年牺牲,牺牲时22岁,并被批准为革命烈士。

  怀疑是资料被转错

  “肯定是搞错了”。胡金海说,部队打仗时,首长要求战士们都轻装上阵,个人物品包括自己的姓名、年龄、家乡地址、血型、所在部队等资料的卡片都在衣袋中。谁牺牲或负伤了就将这些东西往后方转交,当时可能是因为善后人员把我的物品和资料,当成其他牺牲战友的资料转到国内。

  胡金海1955年复员回家后,被安排在重庆家具五厂工作,直到1991年退休。志愿者没有想到寻找烈士亲人,却找到“烈士”本人。  

  大学寻找烈属发现“惊喜”

  昨日,华中科技大学团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解放初期,羊楼洞村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7预备医院所在地。在1951年至1956年这5年间,曾有6批共1200多位伤病员由战场或其他医院转到这里接受救治。这些伤病员大多是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负伤的,其中142人相继于1951年10月至1955年2月长眠于此,他们全部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安葬在羊楼洞村的土地上。然而,许多烈士的亲人至今还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为了帮助这些长眠于此的无名英烈找到亲人,他们组织了“志愿者寻亲”活动,今年寒假期间,华中科技大学与全国多家媒体联手,派出460名大学生志愿者奔赴到全国22个省市,寻找当年因伤因病牺牲在赤壁市洋楼洞原67预备医院的142名烈士亲人。

  该校刘德一等6名同学,在四川、重庆两地通过6天的艰苦寻找,终于查找到与胡金海有关的信息。

  老人曾参加上甘岭战役

  “虽然我没有死,但也几次和死擦肩而过。”昨日,记者见到胡金海时,老人精神矍铄。他回忆起抗美援朝的岁月时依旧感慨万千。

  老人参加过上甘岭战役,他说,在金城狙击战中,他亲眼目睹敌机上扔下一批燃烧弹,炊事班的12名战士全部烧死。接着一颗1200磅的炸弹落在自己身边。心想自己这下肯定完了,还好,这是一枚哑弹,他躲过一劫。还有,在第五次战役中,他背着一桶水下山,突然敌军的一颗子弹从他肩膀擦过,水桶给打穿了,帽子也被打落在地。 世界法制报道讯

  老人将去湖北为老战友扫墓

  回想起牺牲的战友连其亲属都不知道下落,尤其那个牺牲了的战友连名字都没有,胡金海感到心酸。

  老人小心翼翼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枚“和平万岁”的像章动情地说,在那个年代他们被称为“最可爱的人”,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人们依旧没有忘记那个特殊的年代,还在为那些客死异乡的英烈寻找亲人,他感到欣慰。老人透露,如果身体允许,清明前,他将去湖北为那些没有找到亲人的烈士和“自己”扫墓,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相关新闻

  赤壁市烈士墓还有两个重庆人

  分别叫牟子林、戴文成 本报(重庆商报。)966965征集相关线索

  据悉,这个墓位于湘鄂赣交界的赤壁市羊楼洞村茶山上,是赤壁市公安局退休干部余法海老人最先发现并通过他向外界披露出来的。

  昨日,记者电话采访了余法海,余说,这个墓群中还有两个重庆人。一个叫“牟子林”,碑上载明:四川万县人(现重庆万州区),1949年入伍,636团2营4连,副排长,1954年6月21日牺牲。还有一个叫“戴文成”,男,重庆,1949年入伍,21兵团炊事员,1952年3月7日牺牲,享年47岁。

  余说,按理说,这两位重庆烈士应该有子女或亲属,本报希望有了解他们或其亲人信息的市民,拨打本报热线966965,本报将予以关注。

来源:重庆商报

 
  相关阅读
 
 (图)最高法就赖昌星案做出表
 漏网嫌犯脱逃5载 检察监督获
 纽约市长匿名捐款8500万美
 克林顿:一年演讲进账750万
 原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向69人卖
 一个前市委书记的自白:我与程
 干部入狱竟保留财政编制照领工
 中国官员公务接待每年吃掉一个
 兰州整治干部平庸行为 80人
 23位省部级领导听宋鱼水断知
  商业资源
 
  医疗宝典
河南艾滋病村的生命力悄然复苏
处方药开出保健品 医生从中“获利匪浅”
医院专家提醒:春季需防“春癣”
医生提醒:春季过度运动可致免疫力下降
姚凯伦委员称七成知识分子处于过劳死边缘
  香车美女

 营销专题:

特别推荐: 世界财经报道  世界经济学人  商业情报   大中华汽车   农业经理人  营销评论  市场总监  商务上海  纺织经理人  商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