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ge contentType="text/html; charset=gb2312"%> 泉州亿元非法集资案的主角们
  世界法制报道 > 精彩专栏 > 法治纵横  
 
纵览世界财经报道  首页 法治快讯 谈法论道 案件传真 法制教育 法制精英 法律文库 资本与法 经济与法 案例解读 律师在线 法律排名 法制文艺
 
在世界法制报道上投放广告

泉州亿元非法集资案的主角们
世界法制报道LAW.ICXO.COM ( 日期:2006-07-17 11:35)
 

    4月8日到闽林集团抢东西的狂热和此前到那里存钱的狂热不相上下。人们把大楼总部围得水泄不通,泉港是个小地方,上万人聚集在泉港区大圆盘东北侧的角落里引起了震动。那天得知消息从泉州赶到泉港区维持秩序的泉州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陈允昌说:“但人们发现大厦里空空如也,根本没什么可抢。”刘成山的老婆也加入了这个行列,电梯停了,她气喘吁吁地冲上16楼才争到了两个沙发垫子带回家。

    在过去闽林大厦所占据的这个十字路口也颇不寻常。当时为了修通从林凤良的老家界山镇槐山村惠窑自然村到该集团总部的道路而专门开辟。闽林大厦所在的泉港区大圆盘是泉港实际上的市中心,它的不远处就是泉港区政府所在。沿着这条“南山路”走,你会从泉港贫穷的槐山村走到这栋被称为“泉港第一高楼”的闽林大厦。在闽林集团倒闭前,林凤良发迹史的一部分简单得就像从“南山路”的南边往北边走,从贫穷往富有走,从系统上的一个小齿轮往系统的中心走。

    这条路上,林凤良经过了南蒲镇、界山镇、前黄镇。这些镇的农民后来都成了林凤良财富的基石。同样做石材生意起家的刘治国说,49岁的林凤良从孩子时起就当石匠,业务多了,便打算开办石头加工厂。由于资金短缺,他想到集资。为了让别人相信他的实力,他注册兴办了闽林石材有限公司、闽林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公司后,林凤良开始雇用上百名业务员负责集资宣传。实际上是一手搞‘实业’一手搞‘金融’。”

    刘治国说,林凤良起家时还有一个合作伙伴,是他的同村人,但是两年前两人的合作崩了,不欢而散,这个人带走了一笔资金和人员,到惠安办厂,另起炉灶。林凤良在发家的十几年里却一直没有亏待过到他那儿存款的人。王富通说,大家一直觉得林凤良“为人忠厚老实”。“每年中秋,他会让业务员给每个在他那里存钱的村民送两盒月饼,你要在那里存款超过10万元,他过年会让公司的人到你家里拜年。”“有回我去存钱,难得见过林凤良一面,他很诚恳地对在那里办存款的人说,‘在我这里存钱,只会让你们多挣钱。放心。你们的这些可怜钱,我一定不会刨的’,我们都觉得林老板特实在。”

    两年前,林凤良和合伙人一拍两散的原因不得而知。但两年前,林凤良和他的集团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两年前,象征林凤良事业高峰的闽林大厦建成。两年前,林凤良真正走到了这个系统的中心,他当上了区政协委员,还兼任区石材同业公会名誉会长。两年前,林凤良开始继续增仓,更大规模地高息揽储。“真正的高利息就是从2004年开始的,以前一直只有2 ~3分利,也就和一般民间标会的利息差不多。从2004年起,闽林集团的利息就一路上涨。因为之前十几年的诚信,它吸纳的存款也急剧上涨。”刘治国回忆。

    两年前,林凤良终于走到这个城市心脏地带的时候,他结识了一个影响他命运的重要人物:2003年初,经泉港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刚刚补选为该区区长的陈国强。“作为新兴工业区,泉港区这几年在全面推进基础设施和城市配套的建设,工程量和投资额都极其惊人。在泉港约40平方公里可用面积上,在建投资额超千万元的工业项目有46个,其中超亿元的工业项目有9个。”知情人说,这些钱和这些项目的权力攥在区长陈国强的手中。

    “林凤良显然找到了比石材业更大的生意。今年泉港区一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被称为‘沿海大通道’的从南安到莆田高速,有两个标段都被林凤良拿下。”

    这个更大的资本游戏林凤良没有玩过,但规则一样,林凤良要圈进更多的钱,就要带更多的人一起来玩这个游戏。他加大了诱惑,并见效了。“他增加存款利息。并给存款人信心,他告诉他们,他拿下了泉港几个亿的工程,不光如此,还拿下了厦门市政府合计造价6.5亿元的三个市政工程。”刘治国说,“他还经常对人讲,陈区长就是他兄弟。”

    正是这条源源不断的资金链的枢纽出了问题。2006年3月,福建省纪委以涉嫌受贿对泉港区区长陈国强“双规”。“林凤良在得知陈国强被双规的消息后准备了一个月外逃,于6月被抓捕。”福建省检察院官员陈雷接受采访时说:“泉州市人民检察院给泉州人大常委会递交了《关于报请许可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陈国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报告》,指出陈国强任泉港区区长期间,利用工程审批、土地征用等机会,多次收取贿赂。5月31日的泉州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审议了报告。关于林凤良和陈国强案件的案情,中纪委和省纪委组成了调查组正在调查中。”

    贫穷的“食利阶层”

    在这个人口只有几十万的小城市里,一个令人吃惊的、高效的发展计划正在进行。10年前,泉港区还是泉州市最贫瘠荒芜的乡村。这个位于湄州湾南岸、既是泉州和莆田的“临界点”,又是闽南和闽北中心点的沿海小城在1996迎来了机遇。这一年它成立开发区,并把未来的目标确定为一个“大项目—产业链—产业群—产业基地”的石化港口新城。

    “平地建城”意味着,大量项目涌入,现有项目需要扩展——除了给林凤良和陈国强们机会,也给泉港人很多意外。

    50年代出生在泉港后龙上西村的陈兴明现在是一个拥有8艘油轮的大老板,而几十年前他还是海边渔村一个摇橹的伙计。“当时泉港的人除了讨海捕鱼的,就是在滩涂上种海带,我当时是在一条小舢板摇橹,到处找活干。1988年,福建炼油厂开始在这里征地,当时我家里刚好有一块种海带的滩涂被征到了,而这里也开始建码头造海港。”

    陈兴明拿出征地补偿款买了一条小交通艇,再把船出租,从小业务开始做。后来福建有史以来最大投资项目——福建炼化一体化项目在泉港开工建设,炼油厂投产,各类船舶到港卸油,陈兴明盯上了为这些船提供水、油、食品的活,办起船务公司,替进港船舶申办报关手续赚取代理费,把业务做大。

    绝大部分人没有陈兴明的头脑和运气。他们拿着征地款却无所事事,没有土地,他们没有一技之长,几乎失去了固定的收入来源。“和其他地方的农民相比,他们一下子拿了几万块,但这种‘富裕’却很不寻常。”王通富说。

    这些离开土地的农民们,成了泉港繁荣的一个代价。新兴的工业无法吸纳这些没有技术的农民,从其他地方蜂拥而至的外来打工移民在很大程度上又抢了他们不少的就业机会。刘成山说:“泉港很多鞋厂、纺织厂,但只招收年轻工人,最好是外地来的熟练工。他们可不愿意把钱花在培训我们这些老人身上。”刘成山也才40出头。他们的身份由农民一跃成为一个发达沿海城市的居民,却也成了陡然的城市化中被边缘化的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来源:朱文轶

 
  相关阅读
 
 骗贷7.5亿森豪公寓案涉案律
 "打黑办"就打黑除恶答记者问
 儿子吸毒成瘾 八旬老父母勒死
 高二女生当街抽交警耳光
 北京百余商场空气质量超标 存
 脱掉蒙娜丽莎的衣服也是艺术?
 “月球大使馆”处罚听证会 工
 复旦大学研究生虐杀30只小猫
 被认定投机倒把 "月球大使馆
 北京:听证“卖月球”
  商业资源
 
  医疗宝典
河南艾滋病村的生命力悄然复苏
处方药开出保健品 医生从中“获利匪浅”
医院专家提醒:春季需防“春癣”
医生提醒:春季过度运动可致免疫力下降
姚凯伦委员称七成知识分子处于过劳死边缘
  香车美女

 营销专题:

特别推荐: 世界财经报道  世界经济学人  商业情报   大中华汽车   农业经理人  营销评论  市场总监  商务上海  纺织经理人  商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