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ge contentType="text/html; charset=gb2312"%> 一个前市委书记的自白:我与程维高的是是非非
  世界法制报道 > 法律人物 > 官员  
 
纵览世界财经报道  首页 法治快讯 谈法论道 案件传真 法制教育 法制精英 法律文库 资本与法 经济与法 案例解读 律师在线 法律排名 法制文艺
 
在世界法制报道上投放广告

一个前市委书记的自白:我与程维高的是是非非
世界法制报道LAW.ICXO.COM ( 日期:2006-03-17 15:29)
 

资料图片:2003年10月9日,李真被带出天津某看守所前往唐山。当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对李真受贿、贪污一案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维持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 新华社记者张洪河摄


    历史像个促狭老人。程维高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大秘书李真东窗事发后,专案组决定成立审计组,而奉命担任审计组长的竟然就是我这个河北省审计厅厅长!

    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河北省省委正式决定调整我的工作,是在1997年12月2日下午。尽管我预知调整我工作的事情已经提上省委书记程维高的议事日程,但我仍没想到他下手这么快。

    第二天赶到石家庄已近九点。我直奔省委大楼。组织部部长和一位副部长已在房间内等候多时了。

    谈话直奔主题:“省委常委会昨天下午研究决定,你不再担任廊坊市委书记,调省审计厅任厅党组书记。厅长一职的任免,须履行法定程序。你看还有什么意见?”

    我保持着最大限度的克制,淡淡地问了一句:“谈完了?”

    “完了。”

    “这是与我谈话呢,还是向我发通知呢?”

    “谈话也就等于通知吧。”

    “如果仅仅是通知,还有必要非让我起个大早跑三百多公里的路吗?电话里直接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吗?即使我的时间已毫无价值,为公家省点汽油和高速公路通行费不好吗?”

    “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说嘛!”

    “这种谈话的口气和方式,我还有说的必要吗?我只想问,调整我职务的理由难道不应该向我交待几句吗?我已在市委书记岗位上工作近六年,对我的工作不应该有个什么评价么?即使组织上给我留点面子,对我存在的问题乃至错误不想直截了当地批评,可不可以指出我今后在哪些方面应注意点什么?审计厅的门口在哪我都不知道,组织上不应该向我介绍点审计厅的情况吗?难道这就是组织对一个已经任职多年的领导干部应有的态度吗?”

    接下来是一阵可怕的沉默,两位部长一言不发。我十分佩服他们这种多年修炼的“冷静”,同时,心里对这种不近人情的冷酷厌恶到了极点。六目对视良久,我捺不住拍案而起:“你们平时总是口口声声说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我今天回娘家来了,一肚子酸甜苦辣要向娘家人倾诉,但看来我是自作多情!”

[1] [2] [3] [4] 下一页

来源:光明网

 
  相关阅读
 
 干部入狱竟保留财政编制照领工
 中国官员公务接待每年吃掉一个
 兰州整治干部平庸行为 80人
 23位省部级领导听宋鱼水断知
 南充市委领导遭“腐败光碟”敲
 河北体院原副院长王长青私改高
 反贪局长一年内两次吐血
 内地反贪高官赴香港受训 接受
 湖南今年346人渎职犯罪 一
 四川厅级领导测谎揭晓 16人
  商业资源
 
  医疗宝典
河南艾滋病村的生命力悄然复苏
处方药开出保健品 医生从中“获利匪浅”
医院专家提醒:春季需防“春癣”
医生提醒:春季过度运动可致免疫力下降
姚凯伦委员称七成知识分子处于过劳死边缘
  香车美女

 营销专题:

特别推荐: 世界财经报道  世界经济学人  商业情报   大中华汽车   农业经理人  营销评论  市场总监  商务上海  纺织经理人  商务旅行